特稿丨全民焦虑的深圳教育

图片 1

原标题:特稿丨全民焦虑的深圳教育,问题出在哪?

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的周裕琼教授或许不会想到,她被传播最广一篇文章,会是她12月8日深夜发在个人公众号的一则公开信——《吁请深圳市教育局修订综合测评标准及简化信息管理平台的公开信》,她以一名七年级学生家长,也是一名大学教师的双重身份,呼请深圳市教育局修订综合测评标准及简化信息管理平台。

此文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掷下了一颗石子,饱受综评之苦的深圳家长迅速转发支持,瞬间刷屏了深圳人的朋友圈。9日午间,距周教授发布公众号文章不到14个小时后,深圳市教育局发文回应:将尽快完善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。

刷屏事件背后,折射出深圳人对于教育的焦虑情绪。

1

深圳家长的焦虑

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。

40岁的深圳,在诸多方面交出了亮丽的成绩单:全国营商环境最好的城市、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城市,世界一线城市,城市竞争力全球第五……

相比之下,深圳的教育业却成了短板,尽管取得了巨大的进步,但教育资源供给与人口规模和增长幅度还不相匹配,存在公办幼儿园比例偏低、中小学学位尤其是优质学位紧缺,高等教育不足等问题。这些问题催生了家长的焦虑感。

“我来深圳十几年了,很多方面深圳确实在一步步变好,比如治安、环境、生活便利等等,但我觉得教育的压力变大了,从幼儿园到小学、中学,家长个个都很焦虑。如果有一个焦虑值,我刚来深圳的时候是60,那么我觉得现在到了80。”一位初中学生家长向记者表示。

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,体现在教育上,深圳对待非户籍人口子女受教育的政策领先于全国绝大部分城市。早在2005年,深圳就制定了全国门槛最低的外来人员子女就读义务教育入学政策,核心是一年社保。2013年实施积分入学,是内地最早实施该政策的城市,适龄儿童不分户籍非户籍,均按照统一标准申请义务教育公办学位。深圳市教育局数据显示,深圳义务教育阶段学位的72%、公办学位的55%提供给了非深户籍学生,比例全国最高。

人口持续流入,入学政策宽松,那么在学校建设方面呢?从《2018年深圳统计年鉴》上我们可以看到,1979年,深圳小学数量226所,2017年深圳小学数量为342所,增加了1.51倍;1979年,深圳常住人口31.41万, 2017年常住人口是1252.83万,增加了近40倍。

作为一个教育基础薄弱的城市,本来应该更加注重教育的投入。

根据公开数据统计,深圳近年来在教育经费上的投入可谓慷慨,从增速上来看,2016年增长了21.32%,2017年增长了25.63%。但从教育支出在公共预算支出的占比来看,相比京沪,深圳还有空间。2015年、2016年均只不到9%,北京、上海均在12%,即使2017年也只是刚刚超过10%,同年北京上海分别达到14.13%、11.58%。

展开全文

由此可见,深圳40年建学校的速度远远落后于人口增长速度。严重滞后的学校建设,规模庞大且仍在增长的幼儿和小学生基数,即便如今深圳在教育方面投入力度颇大,但也只能应急灭火,无法布局未来。

特稿丨全民焦虑的深圳教育。2

学前教育投入不足

今年,深圳在园幼儿数达到53万,超过北京、上海,位列全国第一。

李晶还记得1年多前的那个下午,他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忽然看见离家不远的幼儿园外面排起了长龙。“明天才报名,怎么这么早就排队了?”李晶的女儿也准备上该幼儿园,原本打算回家吃了晚饭,凌晨再来排队,见此情况他果断排进了队伍,并电话通知家里人送来小板凳、防蚊水、充电宝、食物等物品。

经过他和家人一夜的轮流排队,他女儿如愿以偿上了该幼儿园,成为邻居羡慕的对象。“今年排队时间已经提前到前一天的早上了。说实话,我觉得这个幼儿园也一般,只是比楼下的城中村幼儿园好一点。我们这个片区没什么好的幼儿园。”一年后,他这样说。李晶女儿所上的幼儿园为私立连锁品牌幼儿园,在深圳有约有20家分园,第一个学期学杂费用1万出头,而深圳公办幼儿园一个学期的费用7000元不到,教育质量也更有保证,软硬件方面都优于普通民办幼儿园。

但是,他家周围方圆几里都没有一家公立幼儿园。

官方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深圳共有各类幼儿园1771所,其中公办幼儿园共68所,公办幼儿园占比3.8%。2018年北上广公办园占比数据显示,北京占比63%,上海占比62%,广州占比30%。

深圳家长对于学前教育的抱怨由来已久,私立贵公立少,每到开园季家长就焦虑。为此,深圳从2012年起实施“深圳儿童健康成长计划”,对3-6岁在园儿童提供“在园儿童健康成长补贴”,1500元/年,不分户籍。

“杯水车薪,我女儿上的幼儿园一学期学费17000元,一年34000元,如果我周边有可靠的公办幼儿园,我就不必让孩子上这么贵的私立了,私立也不敢年年涨价了。简单发放成长补贴并不解决问题。”家住福田的范小姐表示。

2018年11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“按照实现普惠目标的要求,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偏低的省份,逐步提高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,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%。”

2019年5月,深圳市政府办公厅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的意见》,以及深圳市教育局印发的文件《深圳市学前教育发展行动计划》 “1+1”文件提出,到2020年,深圳幼儿园总量预计达到1967所,其中公办园和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达到80%以上,公办园约984所,在园儿童占比达到50%左右;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约590所,占比30%以上;营利性民办幼儿园393所,占比20%以内。

深圳市表示要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,2019年将超过70亿,预计2020年,深圳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将超过100亿元。这是很大的提升,要知道2018年深圳学前教育财政投入还不足30亿,相较2017年仅增加不到2000万。在《深圳市2018年度本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工作报告》中,2018年深圳市本级教育支出增加38.31亿元,主要是高等教育支出增加了37.2亿元,而学前教育支出只增加了0.19亿元。

3

中小学学位持续紧缺

“一个国家的强盛,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。”深圳企业家任正非曾在多个场合说过这句话。

而深圳需要的小学讲台,尤其多。数据统计,深圳市小学在校学生数2018年底首破100万,达102.80万人,小学生人数在十年间增长了74%。无论是增量、还是增速,均在全国遥遥领先。

快速增长的学生人数给深圳市教育基础设施带来了持续的压力。这些年来,深圳教育系统一直在忙同一件事:增加学位。我们来扫一眼新闻报道标题:

《2019年9月深圳新增13所新学校 今年预计新增学位5.4万个》

《2018年深圳新改扩建公办中小学42所 增加6万余学位》

《2017年深圳新增公办中小学学位4.7万个》

《2016年深圳将新增3万个公办学位 将新改扩建30所学校》

《2015年深圳新增公办学校16所 新增义务教育学位2.1万个》

……

但是,远远不够。

11月25日,龙华区教育局已率先发布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新生学位预警,小一、初一缺口达11000个。这仅仅是预警的开始,未来或将有更多的区发布2020年学位预警:以去年为鉴,深圳有7个区发布小学与初中一年级的学位预警,据不完全统计,学位缺口近6万个。

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异表示:“深圳的教育这十年来进步很大,深圳教育底子薄,但现在深圳的基础教育水平已经赶上广州了。深圳教育的最大问题是学位不足,包括优质学位不足,但优质学位不足,这个在全国都是普遍问题。深圳学位不足,是因为深圳要为大量的非户籍人口提供学位,如果只是提供给户籍人口,那学位肯定是够的。而深圳的移民规模是任何政府都无法预料的。1997年,人口普查深圳常住人口701万,2018年深圳人口已经涨到了1302万,站在1997年的当下,没有人会预计到城市人口会在十年后将近翻倍。每一波的移民潮,都涌进一波学位需求,带来从幼儿园到中小学、到高中的全方位学位要求,政府拼命建幼儿园、中小学、高中,刚忙完,下一波移民潮又来了。”

身处这紧缺漩涡中的深圳学子,求学之路,艰辛且残酷。

以2019年为例,深圳中考人数近8万人,比去年增长约8000人,中考平均分比去年提高3分以上,高分段人数明显增加,但公办普通高中录取率,从47.68%下降到43.85%。也就是说,超过一半的孩子与公办普高无缘。深圳的公办普通高中录取率已有多年不及50%,且有下滑苗头。

深圳近5年中考数据

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上广,2018年北京普通高中录取率85.7%,上海普通高中录取率65%,广州普高录取率69%。

“怎么办呢,我家孩子成绩不好,我老公现在户口不敢迁过来深圳,如果他考不上公立高中,就把他户口迁回他爸爸老家,只能回老家上了,这么小的孩子不上学也不行啊。”一位初二家长忧心忡忡地向记者表示。

在超低的录取率重压之下,焦虑的家长,把希望寄托到了补习班,补习热几乎席卷全城。学有余力补,学无余力也补。

“有没有效果再说,全班都在补,你敢不补?”

大部分深圳家长的中考目标,只是能上到高中,其次才是追求名校。

4

深圳城市定位需要教育崛起

一流城市需要一流教育,一流教育成就一流城市。一直以来,教育都是深圳的短板,与深圳的城市定位不相符合,特别是今年以来,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中心城市、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两大定位,都对深圳的教育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今年2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,《纲要》中提到,要将大湾区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。支持大湾区建设国际教育示范区,引进世界知名大学和特色学院,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等。

7月底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通过《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》。《意见》提到,支持深圳在教育体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试,高标准办好学前教育,扩大中小学教育规模,高质量普及高中阶段教育。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,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。建立健全适应“双元”育人职业教育的体制机制,打造现代职业教育体系。

深圳的城市定位被拔高,教育自然不能原地踏步。今年下半年以来,政府在教育方面动作频频。

9月10日教师节当天,深圳市委市政府发布《关于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18个方面40项举措,涉及学前教育、义务教育、高中教育、高等教育、职业教育、民办教育、课程改革、教师队伍建设等方方面面,致力打造与城市地位相匹配、中国一流、世界先进的现代教育体系。

9月28日,深圳教育先行示范研讨会举行,副市长王立新出席会议,聘请25名专家作为深圳教育先行示范咨询专家,并就新时代深圳教育如何更好地改革创新发展进行研讨交流。专家们认为,深圳教育要实现先行示范,应对标世界一流城市,探索具有时代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教育体系,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教育规模的扩大和局部的教育教学改革上。

近日,深圳市教育局透露,该局正在致力编制《深圳教育先行示范行动方案》,明确深圳教育改革与发展路径,系统谋划今后一个时期深圳教育先行示范的思路、目标与举措,明确深圳教育改革与发展路径。

这是一座可以创造奇迹的城市。

以高等教育为例,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深圳仅有一座深圳大学,但后来政府意识到了高等教育对于深圳的重要性,大手笔新建或引入多所高校,截至2018 年底,深圳已引进的合作高校包括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南京大学、哈尔滨工业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武汉大学等 18 所双一流高校,以及香港大学、香港科技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等 6 所港校,国防科技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,也已跟深圳签署完协议,准备落户。这一长串华丽的高校引进名单,几乎囊括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。2012年成立的南方科技大学,在短短几年内迅速成长,近年来录取分数线已经超过国内TOP10的中山大学,排名省内第一。

诚然,这也是一个教育资源先天不足、外来人口不断增长、土地资源有限的城市。金心异认为,深圳发展基础教育,不缺钱,但缺地,因为中小学是要求片区招生,不像高中,可以寄宿。“你看近年来深圳新建的高中,基本上是在山上,没问题,每周由校巴接送就可以了。上半年市民对高中学位反映很强烈,说深圳孩子只有45%的公立高中升学率,然后政府去深汕合作区建一个高中城,一下提供几万个学位,就能解决。”

但并非没有潜力可挖掘。

深圳是全国公园密度最高的一座城市,公园数量全国第一,深圳规划每个社区拥有不少于两个公园;截至2018年底,深圳有650座图书馆,50座博物馆;短短时间内,深圳建起多个占地广阔的大学城;深圳建设能力全球领先,前海几年时间逾百栋高楼拔地而起……这些让深圳更美丽,更高大,但相比之下,基础教育学位需求更强烈,更关乎民生。

“我家附近有一个小公园,白天都没什么人去,一到晚上更是阴森森的,我就想,这如果是个学校该有多好啊,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公园吗?我们更需要的是学校啊!”有市民表示。

很多城市的学位问题,很大程度出在规划上,没有制定前瞻性规划,来应对学位紧张危机。深圳作为一个教育短板十分突出的城市,接下来教育的优先性是首先需要明确的问题。

正如任正非所说,“今天满街高楼大厦,过二、三十年就变旧了。如果我们投资教育,二、三十年后这些穷孩子就是博士,开始冲锋,国家就会走向更加繁荣。”

以深圳现在的实力,应该可以解决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,缓解深圳人的焦虑。

返回列表